富二代app1001无标题

“顾念念!”蔡诗可拦在了顾念念的身前。

“好狗不挡道。”顾念念看了蔡诗可一眼。

蔡诗可眼眸迸出蛇信一般的毒焰:“顾念念,还真不要脸,总是这样勾引容止,不觉得丢人吗?”

“都看到了?”顾念念忽然盯着蔡诗可。

这个女人这么一大早气乎乎跑到自己面前说这样一番话,应该是看到了刚才自己和容止在一起,所以一大早才会跟吃了炸药包一样。

“对,我都看见了!”蔡诗可愤怒地盯着顾念念。

顾念念语气充满不屑:“如果都看到了,应该知道,是容止缠着我不是我缠着他,如果要找也是找容止,跑到我面前做什么,自己管不好自己的男人还来找别人,究竟是谁丢人!”

说完顾念念把蔡诗可一推:“让开,不要挡我的道。”

蔡诗可被顾念念这样一推差点摔倒。

“顾念念,这个无耻的贱人!”她在顾念念身后恶狠狠喊道。

顾念念没有理她,径直走了。

到了教室以后,顾念念还没坐多久,蔡诗可和她的小团体就围了上来。

粉嫩雪花少女的初春旅途

顾念念眼眸一深,她知道,这几个人肯定是来者不善。

果然蔡诗可首先开了口:“大家说说,我们A大都是些富人,怎么有些穷人也跑到这里读书了。”

“就是,穷就穷,还总是这么不安分。”有人马上借口。

就像是商量好了一般,蔡诗可马上接道:“劝有些人还是安分点,那些有钱人不是她可以肖想的,否则不要闹出笑话来。”

“穷人就是穷人,就不要妄想做梦钓金龟婿了。”

“对啊,穷人找的男人也只能是穷人,可别妄想找贵公子,有些事情啊早就注定好了,人要认命,认命懂吗!”

顾念念“蹭”地一下站了起来。

或者之前这些人这样说,顾念念会落荒而逃,就像上次一样。

可这次,她没有。

她记得温庭域告诉过自己,她要自信,她要有勇气。

顾念念也不知道哪来的力量支撑着自己,她的眸子冷冷扫过蔡诗可和她的小团体。

顾念念的眼睛本来就生得大而明亮,这样缓缓一扫更是耀眼夺目,让被眼神扫过的人都纷纷一呆。

“认命,们告诉我,什么叫认命?”顾念念冷冷开了口。

几个女人纷纷一呆,蔡诗可是最先回过神的。

她得意洋洋看着顾念念:“就比如穷人就应该认命,做好穷人的觉悟,不要妄想攀高枝!”

顾念念将视线落在了蔡诗可的脸上:“往上十八代都是有钱人?所有有钱人都是三代贵族?哪个贵族三代以上没出过穷人?正因为不认命,才能翻身!”

说道这里顾念念的语气猛然加重:“我告诉蔡诗可,每个人都有做梦的权力,即使她穷她落魄,也不代表她就没有做梦的权力了,十年风水轮流转,现在得势不代表以后得势,别人现在穷也不代表终生落魄,别占着自己现在有几个钱就得意洋洋,以后的日子还长,我们走着瞧!”

蔡诗可气得脸色涨红。

“走着瞧就走着瞧,等着看吧!”

顾念念不再理蔡诗可,走出了教室。

因为容止和蔡诗可的原因,这一天顾念念的心情都不太好。

晚上回去的时候顾念念也是无精打采的。

她吃饭都没吃多少。

李姨看见顾念念的饭量就知道出大事了。

原来顾念念吃饭可香了,不吃个三碗是绝对不罢休的,可这会竟然半碗都不到。

“顾小姐啊,心情不好?”李姨试探性问道。

顾念念摇摇头:“没有。”

她将饭碗一推然后站了起来。

“李姨,我想休息一下。”说完顾念念走到楼上卧室。

她躺在了床上。

脑袋挺乱的,顾念念想睡一睡,却怎么也睡不着。

脑子里翻来覆去一堆了乱七八糟的念头。

晚上的时候温庭域回来了。

今天是要给顾念念擦药的日子了,擦药是一个星期擦一次,这一个星期已经过了。

温庭域敲了敲顾念念的门,看顾念念是否睡着。

很快顾念念病怏怏的事就传来:“李姨,进来吧。”

她还以为是李姨,看自己没吃多少饭就上来看下自己。

门被推开了,顾念念就睡在床上,双眼看着天花板。

“李姨我没事,就是想早点休息,也下去休息吧。”顾念念说道。

迟迟没有回应。

顾念念下意识看了一眼,随即看见温庭域出现在自己床边。

顾念念吓了一大跳。

“,怎么来了。”

温庭域的眸光落在顾念念脸上:”给上药。“

顾念念的脸“蹭”地一下就红了。

这上药……

“要不让李姨来吧。”顾念念红着脸说道。

“认为我在还需要别人来?”温庭域的语气微微抬高。

顾念念绞着手指。

“今天心情不好?”温庭域忽然说道。

顾念念呼吸一顿。

这温庭域还真是厉害,一眼就看出了自己心情不好。

她点点头。

“怎么了?”温庭域语气温和。

顾念念顿时说不出话了。

她总不可能和温庭域说,因为一个男人的几句话,她顾念念满脑子都是温庭域和一个陌生女人在床上翻滚的画面吧。

“没事。”

温庭域一下抬起了顾念念的下颚:“还说没事,告诉我!”

他的语气带着一抹锐利。

顾念念被温庭域这样看着心中有些发虚。

“不说,嗯?”温庭域忽然微抬俊眉。

“不说!”顾念念一咬牙。

下一秒,温庭域的唇就直接覆盖上来了,顾念念整个人都呆了。

这真是一言不合就吻人啊。

顾念念拼命退开了温庭域,她涨红着脸:“不能随随便便这样吻我!”

“我为什么不能吻?”温庭域一脸淡然。

“因为,因为我们现在什么关系都不是,凭什么这样吻我!”顾念念说道。

或许没有容止那些话,她还真会沉醉在这个吻里了。

可因为容止那句“怎么知道温庭域没和别的女人上过床。”现在顾念念脑子里乱得不得了,只想推开温庭域。

温庭域的眼神深得跟一望无际的大海一般:“顾念念,我以为我昨天和说的够清楚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