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视频app污版下载

奈何桥后。

那些好奇打量着奈何桥的亡魂、阴兵,听到封青岩轻轻的话后,蓦然有些伤感起来。

他们伫立不动,呆呆看着奈何桥。

不知在想着什么。

“一天不吃人间饭,两天便过阴阳界,三天到达望乡台,望见亲人哭哀哀……”

一名鬼将跟着轻念起来。

念着念着,那鬼将的眼睛便有些湿润起来,滴落两滴眼泪。

“呜呜——”

还有亡魂轻声哭泣。

“我死了,我再无法看到家人……”

这时有阴兵轻言,不知为何,突然很想亲人,很想再见亲人一面,“我想家人了,我很想家人,很想见他们一面……”

“我也想……”

白T恤长卷发美女肤光胜雪百叶窗边透光写真

“我也想……”

奈何桥后,越来越多的阴兵、亡魂在说着。

“呜呜,我想家人了,我还能再见一面家人吗?”有阴兵向鬼伯问道,“我可以回人间,看一看家人吗?虽然我死了,但是我还很想他们,想再见见儿女……”

“你都不知道你的家人是谁。”

一名鬼将愣了一下道。

“呃……”

那阴兵愣住了。

他死后,失去了生前的记忆,忘记了家人。

“正是因为不知道,我才更想啊。”那阴兵回神过来道,“呜呜,都不知道他们过得怎么样,日子还好吗?”

“忘了吧,毕竟吾等不再是人……”

鬼伯也很想家人,但是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份,唯有苦笑一下,道:“府君啊府君,你一言便使吾等想念家乡,想念家人……”

“这如何能忘?”

阴兵道。

“不忘,又能如何?”

鬼伯道。

“我想回人间,去寻找家人……”

阴兵沉吟一下道。

鬼伯闻言眉头蓦然一皱,道:“没有府君或大统领之令,不得返回人间。”

“可是,我想家人,很想很想,想得快要疯了。”

阴兵满脸焦急道。

“我也要返回人间,寻找家人。”

“我也要回人间。”

“我要去找家人。”

不少阴兵囔道,就连亡魂都在喊着,想返回人间寻找亲人。

一直站在奈何桥后的封青岩,并没有意外。

若是他的那一句话,没有勾起亡魂、阴兵的思乡之情,反而有古怪……

这时他走豐都城的方向走去,在奈何桥和豐都城的中心位置停下,仔细打量四方。

“起——”

他轻道。

此刻,脚下平坦的大地,缓缓升起,化为一座山岭。

“咦,那里怎么升起来了?”

附近有阴兵道。

“不知道,或许与府君有关吧。”

有鬼将摇摇头道,并没有朝升起的山岭走去,只是远远眺望着,“嗯,应该是府君所为,或许是府君觉得我幽冥大地,太过平坦了,想要改变一下?”

“呃……”

那阴兵不知该说什么。

虽然他觉得不可能是这样,但是这段时间来,似乎府君在幽冥里,搞出了不少稀奇古怪之事啊。

什么忘川河不可过,还生起大雾。

什么苦海、彼岸等……

他根本就看不懂。

或者说,幽冥里没有一个鬼能看得懂,怕是连大统领都不例外……

在平坦的大地上。

蓦然升起一座大山岭,自然吸引了不少目光。

这时就连大统领等鬼王的目光,都从豐都城后的黑雾,移到缓缓升起的大山岭上。

“府君在干什么?”

一名身穿黑袍的鬼王疑惑问,年纪已经不小了,乃是老者形象。

“谁知道。”

一名中年鬼王道。

“要去看看吗?”还有鬼王道。

“看什么?有什么好看的?看了也看不懂……”黑袍鬼王无奈道,“大统领,你可知道府君在干什么?府君真是在建我幽冥一界?但是看起来,怎么怪怪的……”

大统领摇摇头,道:“当府君一切建完后,或许吾等便知了。”

几名鬼王相视一眼。

无奈笑了。

这时封青岩脚下所升起的大山岭,自然就是“传说”中的思乡岭。他建思乡岭,是为了建望乡台……

从此以后。

凡是进入豐都城,进入阎罗十殿,要去投胎转世的亡魂,皆要经过思念岭。

即使是不想经过,都不行。

这望乡台,不仅仅是亡魂在死后,最后看到亲人的机会,亦是地府的审问手段之一……

而且,以后居住于豐都城的亡魂,亦可前来望乡台。

当思乡岭建好后。

封青岩脚下的一片山岭,通过轮回之力和法则锁链,在交织中化为一处处的石台,散发着神秘的气息。不过现在,只是一座座颇为神秘的石台而已,还无法遥望人间……

这不仅仅是可观看到人间。

毕竟亡魂不同,所要遥望的亲人亦不同。

若是望乡台上,有一百亡魂,便有一百处人间景象,或者是更多。而思乡岭上的一座座望乡台,即使是十万、百万的亡魂,都能够站得下来……

所以还需要他努力解决一下。

“碑来。”

随着他的声音落下。

一块巨石飞射而来,落在思乡岭的山脚前。

封青岩依然站在望乡台上,往石碑的方向挥手一写,石碑上就出现“思乡岭”三个大字。

思乡岭上的望乡台,并不是一座。

而是很多座。

远远看去,犹如层层叠叠的瀑布景观。

因为每处望乡台上,都生起白色淡淡的雾气,犹如一片片水幕,又像是一条条瀑布挂长空……

而在此时。

思乡岭四周的阴兵、亡魂,都被思乡岭上的望乡台吸引了。

这,实在是太壮观了。

“这是瀑布?”

有鬼将愕然问道。

因为远远看去,实在太像是瀑布了。

还是倒挂的瀑布。

“府君弄这倒挂瀑布干什么?难道是因为我幽冥太过单调,没有什么景色,所以就?”

豐都城的上空,有鬼王忍不住道。

“嗯,我幽冥的确是单调了些,弄些壮丽的景观亦不错。”黑袍鬼王点点头,还是挺喜欢倒挂瀑布,毕竟看去实在太壮观了。

“府君会做无用之事?”

有鬼王哭笑不得道,自然不会认为府君是为了增加幽冥的景色,才会弄出什么倒挂瀑布。

“大统领,你怎么看?”

有鬼王问。

“不要总是问我,我也不知道。”

大统领翻白眼道。

呃……

几名鬼王无语。

“大统领,吾等不问你,还能问谁?”中年鬼王道,“不管怎么说,你现在乃是幽冥中,除了府君外,最高的存在……”

“问府君,我只是七品游方殿使而已。”

大统领道。

“我现在还是游方殿的鬼卒呢,连九品土地神都不是。”有鬼王翻白眼道,“大统领,你好歹是我青山城隍府,仅次于府老的阴神……”

“唉,府君好久没有封神了。”

黑袍鬼王道。

“或许,不久了。”

大统领突然道。

“不久?”

几名鬼王闻言皆是一喜。

府君现在不断的建设幽冥,或许还真有可能,很快要再次封神了。

“不过,府君若是再次封神,怕是不会简单。”

大统领道。

“大统领,这如何说?”

黑袍鬼王好奇问。

“不知道,这只是感觉……”

大统领凝视着思乡岭,抿着嘴唇道。

“走,去问问府君,这倒挂的瀑布是什么,看起来很神秘啊。”中年鬼王道,说完便往思乡岭飞掠而去。

几名鬼王相视一眼,同样飞掠而去。

这倒挂的瀑布,实在让他们有些好奇,总感得不会简单,似乎隐藏着什么。

不久后。

几名鬼王便来到思乡岭上。

此刻,他们才发现那瀑布,只是升腾而起的白雾而已。但是,白雾却散着神秘的气息,似乎可以观看心中所想……

这让他们有些惊讶。

“拜见府君。”

“拜见府君。”

几名鬼王匆匆打量一下四周,便赶紧行礼。

封青岩点点头,问:“有事?”

“府君,此山岭是?”

黑袍鬼王道。

“思乡岭。”封青岩一笑,道:“从此以后,身在幽冥的亡魂,便可在思乡岭的望乡台上,遥望人间亲人。”

“什么?”

几名鬼王皆是震撼不已。

在这里真能够遥望人间的亲人?

这是何等的神通?

不过,据大统领所言,似乎府君已经与幽冥天地融为一体,或许还真能够做到……

“府君,在望乡台上,真能遥望人间亲人?”

中年鬼王忍不住问。

“自然可以,但不是现在。”封青岩微微有些惋惜道,“现在的望乡台,还没有彻底完善,只是一个大体的构架而已。”

“府君,何时能完善?”

黑袍鬼王好奇问。

“不知。”

封青岩淡淡道。

几名鬼王有些诧异,但不敢多问什么。

这时封青岩的身影消失不见,出现在黄泉鬼地上,看着眼前的黄泉路和彼岸花……

而几名鬼王却愣了一下。

府君又走了。

“府君刚刚说了什么?”

大统领匆匆来到思乡岭上,问着几位鬼王,“对了,府君有没有说此山是何山,有何之用?”

“府君言,此山乃思乡岭,此台则为望乡台。只需站在望乡台上,便可遥望人间亲人……”

有鬼王道。

“遥远人间亲人?”

大统领心里一惊,连忙往升腾的白雾看去,可是并没有看到什么人间。不过,他倒是觉得,似乎升腾而起的堵,能够窥视他的心声?但幸好,只是似乎……

“没有啊。”

大统领看了一阵道。

“府君言,望乡台还没有完善,等完善后便可遥望人间。”

黑袍鬼王道。

此刻。

思乡岭下来了不少阴兵、亡魂,都好奇往岭上走去。

岭上路很多,犹如蛛网般,交织着往岭上延伸而去。而且,岭上有一处处的石台,石台上有白雾升腾……

一切看起来很神秘。

不论是阴兵,还是亡魂,都一边走上去,一边好奇看着。但是,有些阴兵或亡魂走着走着,蓦然发现自己无法退回来。

似乎只能向上向前。

很快,这种古怪的情况,连鬼伯、鬼王也发现了。

“奇怪了,这是?”有鬼伯疑惑道,“登上思乡岭路,只能前进,不能后退吗?为何如此?这其中蕴藏着什么?”

“无法退!”

这时有鬼王尝试从思乡岭退下去,却发现连自己都无法做到,似乎岭上有一种无形的力量阻拦了他。

“这是说,思乡没有回头路?”有鬼王诧异道,“不过,这到底暗示着什么呢?”

“什么思乡没有回头路?”

黑袍鬼王蓦然一笑。

黄泉路上。

封青岩闭上眼睛,细细回想“前世”中的地府。

不论是黄泉路,还是忘川河、苦海、奈何桥、还魂崖,或者刚刚的思乡岭,他都是按照“前世”的中地府来建。

或许。

轮回之梦世界中的梦中之梦,便是这个作用吧。通过一个个梦境,或者一层层梦境,来不断地演化轮回……

不过。

在梦中之梦中,即是“前世”。

但凡是地府的专属建筑,都不是他想建便能够建的,皆需要某一物、某一事或某一人来激活。

例如,黄泉路则要彼岸花来激活。

奈何桥需要日夜游神。

还魂崖需要孟婆……

那现在呢?

似乎黄泉路的确还是需要彼岸花。

那奈何桥是否还需要日夜游神?

还魂崖还要孟婆?

或许要吧。

这,便有些难办……

不过现在最主要的,应该是给幽冥装上一扇门吧?现在的幽冥并没有门,人间生灵来想便来,想走便走……

这样的幽冥,算是幽冥吗?

所以。

他要给幽冥装上一座门。

名字嘛。

自然就是叫“鬼门关”,根本不用多想。

镇守鬼门的十六鬼将,可暂时让八大禁忌兼职一下……

有八大禁忌兼职守门,人间还有谁能够闯幽冥?

还有谁?

在“前世”中,鬼门关是进入幽冥的必经关卡。

无论是谁来到鬼门关,都必须接受鬼将的检查,看看是否持有幽冥的通行证,即是路引……

现在自然不管什么路引。

也不需要路引。

先建了再说。

而作为幽冥的鬼门关,必需要森严壁垒,铜墙铁壁,牢不可破。若是被人一轰就碎,一闯就进,地府可还有威严可言?

毕竟阴阳有别。

这时他朝黄泉鬼地出口走上去。

而在他的身后,则涌来无穷无尽般的轮回之力,以及一条条神秘的法则锁链……

正在慢慢地交织,演化鬼门。

……

……